7月19日,大邑县现代农业(粮食)示范园区,普通人抬眼望去,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并无二致。

四川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水稻栽培专家任万军的指引下,记者走近稻田,俯身低看,才发现:有的田块,稻子紧挨田埂,始终保持一个方向成行生长;有的田块,稻子则整齐地远离田埂20厘米左右,成行生长,但有两个朝向;还有田块,稻子却恣意生长,完全不成行,而且显得低矮瘦小一些。

为何有这种差异?

                                                                 任万军(左一)现场讲解不同栽植技术对水稻生产的影响。袁宇君 摄

“这是不同的栽植方式造成的。”任万军解释,这块260多亩的稻田里,采用了人工栽插、机械化育插秧、机械直播,这是目前省内三种较为常见的水稻栽植方式。

不同的栽植方式,普通人能看出稻田生长“姿态”的不同,在专家眼中,可不只是为了看看它们是否长得“乖巧”那么简单。

作为示范园区,在这片稻田里,同时种植了宜香优2115、川康优2115、晶两优534、川康优丝苗等主栽品种以及我省“稻香杯”的遴选品种。同样的生长气候、管理条件,不同的栽植方式会对水稻造成什么影响呢?这是这片稻田的意义之一。

三种栽植方式,各有优劣

站在紧挨田埂成行生长的稻田旁,任万军介绍人工栽插技术,实际运用历史最长,普及程度最广,也最为成熟,“种水稻的都会”。但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农村劳动力转移,人工栽插技术面临着用工紧缺和工价高昂两大“痛点”。“一个工价高达一两百元,插一亩需要两个工,费时费力又费钱,而且非常累。”

                                                    邛崃市天府现代种业园示范基地人工插秧现场(5月26日,资料照片)。阚莹莹 摄

伴随现代农业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水稻栽植步入机械化时代。用插秧机械代替人工栽插以及与之配套的高产栽培技术体系——水稻机插秧技术应运而生。

任万军指着一径之隔的稻田,显得更规则,与田埂保持20厘米左右距离,“这是以机械化育插秧方式栽植的特点,靠近田埂的地方,机器覆盖不了”。

                                                       邛崃市天府现代种业园示范基地机插秧现场(5月26日,资料照片)。阚莹莹 摄

大邑县种植大户万富旭告诉记者,采用机械化育插秧,每亩投入的成本仅120元。

因为具有节省人工、高产稳产、节本增效等优势,机械化育插秧在省内快速推广,普及率约40%。在大邑,机械化育插秧的普及率,在近5年内,从10%提高到了90%以上。

随后,任万军又指向不远处的另外一块田,这块田比前两者低矮瘦弱一些,且不成行,“这就是同期的机械直播水稻。”

                                                 7月16日,川农大雷小龙博士在南部县黄金镇柏树垭村业主直播稻生产基地指导。阳海宁摄

“直播,最省事。”任万军介绍,省去了育秧、移栽等过程,直接将种子播于大田,一方面降低了稻农的劳动强度,另一方面节约了水稻栽植环节成本。

不过,任万军专门提醒,与“轻松”相伴的是风险。从单一环节来看,机械直播省钱省力省事,但是增加了不可控因素,也将成本和风险摊进了整个水稻种植过程。

“技术是死的,人是活的”

针对不同水稻栽植技术的对比,我国已有较为完善的研究。

试验表明,当机直播播期与插秧的栽期相同时,机直播水稻亩产较机插、手插低80公斤左右,而机插、手插水稻亩产则差异不显著。“大邑县现代农业(粮食)示范园区内的田块并非比较试验田,但同样让这个共识反复得到印证。”任万军解释。

省农业农村厅农技推广总站水稻科科长周虹介绍,我省种植的2800万亩水稻中,50%以上采用手插秧,主要集中在丘陵地区等不利于展开机械化作业的区域;40%采用机械插秧,主要集中在成都平原等地;机械直播技术运用面积目前仅5%左右。

那么,机械插秧是不是最好的技术?对于这个问题,任万军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不同水稻栽植技术诞生于不同的历史背景条件下,具备各自的优势和问题,都对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土地生产率、稳定发展粮食生产、促进我国现代农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南充市农业科学院朱爱科博士在南部县黄金镇查看直播水稻的出苗情况。阳海宁摄

“技术是死的,人是活的。”四川农业大学作物栽培与耕作学副教授陈勇补充,不管是什么技术,实施者是否严格按照技术要点执行,才是能否发挥最大优势效力的关键所在。

“采用机械化育插秧,如不重视育秧环节,移栽时秧块质量不高的秧苗,后续产量也会受到影响。采用机械直播技术,如果不重视水肥和杂草管理,种子泡烂、杂草滋生、颗粒无收的前车之鉴也比比皆是。”陈勇说。

任万军直言,农科科学技术发展进步,就是要助力农业从业者增强对生产过程中不确定因素的把控,降低农业生产“看天吃饭”的程度。

任万军建议,种植户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合理选择适宜的水稻栽植方式,向着丰产丰收这一亘古不变的农人目标持续发力。

坚定落实粮食安全战略,我省在2020年粮食丰收的基础上,明确2021年全年粮食种植面积和产量“只增不减”。


只增不减,意味着跳起摸高。2020年,我省粮食产量705.5亿斤,是近20年首次突破700亿斤,2021年,还要再增2.5亿斤,达到708亿斤;种植面积还要再增31.1万亩,达到9500万亩。


如何确保完成这一任务?水稻作为我省种植面积最大的粮食作物,其生产无疑至关重要。


当前,从川南到川北,从成都平原到山丘河谷,水稻生长,先后进入分蘖、抽穗期,这是决定水稻产量的重要时期。


秧苗正绿,农人忙碌,这是夏日蜀乡最美的场景,这正是水稻默默凝聚土地能量、孕育无限希望的美好时节。关注粮食安全,记录川稻贡献,正当其时。


为此,四川农村日报从即日起推出“稻可道,非常稻”主题策划。记者走进田间,走进实验室,多视角,全方位,关注水稻从一粒种子到一碗米饭的全过程,探寻我省科技之“稻”、小康生活之“稻”、乡村振兴之“稻“,讲述水稻生产、育种攻关、产业布局、农旅融合等等这些四川“非常稻”背后的故事。


策划:邓嗣华 周艺

统筹:张闻亚 左杉

本期执行:袁宇君  范莉 张远庆